顶点稳定ag游戏平台 > 剑起血晶 > 第十一章 为时已晚

第十一章 为时已晚

  莫离顺着小溪,一路向下,倒也平安无事,可此刻已日上三竿,大夫之言犹如利剑,悬在他心中。

  走着走着,他觉得有些口渴,便停下脚步,侧身蹲下,捧一捧水,抬手欲饮,可余光却瞟到对岸一点樱红。

  莫离慌忙饮下溪水,也不擦拭嘴角,便迅速跑向对岸,溅起一片又一片水花。

  很快,他来到一颗倾倒的大树旁,树枝砸落处有一堆杂草,可莫离却眼中放光。只见杂草中心长有三株草根灰白,红叶相连的异草,居然便是苦苦找寻的化阴草。

  “真...真是太好了,父亲有救了!”莫离激动万分,不由感叹天意如此。此处极为隐秘,若非正好蹲在对岸,实难发现。

  他急忙采摘,放入布袋中,同时用手按住袋口,深怕化阴草逃掉。

  过一阵,莫离喘口气,缓过神来,暗自好笑。他起身整理下随身之物,便再次顺着小溪下行,而脚下速度也不再受限。

  可半个时辰过去,莫离依然未见小溪尽头,心中焦急更甚,这小溪到底通往何处?

  正思考间,远处拐角传来“轰轰”声,这声音延绵无尽,不曾中断。莫离心中一喜,急忙加速前行。

  待行至拐角处,这才发现小溪竟在此处与另外两条相汇,而声音便从前方传来。他跑近一看,不由变了脸色,原来下方是一处高约十丈的瀑布,而瀑布对面,雾气缭绕,一切都看不真切。

  接着,莫离又朝另外两条小溪看去,可均同来路类似,两侧高山相阻,而另一端却望不见头,不知通向何处。

  一时间莫离进退维谷,此刻别说救父亲,就算自己恐怕也是凶多吉少。

  “不行,我绝不能放弃!”莫离捏紧拳头,突然灵光一闪,自语道:“既然三处溪水均汇聚此地,那下方究竟通向何处?”

  “我已耽搁多时,现下唯拼命一搏了!只盼老天开眼吧!”想到便做,莫离从身上再撕下数块布条,将布袋取下捆紧,然后系在腰间,再用布条缠绕数圈,避免丢失,接着又对短剑进行一番加固。

  不一会儿,莫离便将自己裹得如同粽子。他低头看一眼自己,自嘲:“想不到刚刚走出寒潭,现下便要再闯瀑布!”

  接着,他纵身一跃跳了下去,“噗通~”落水声在瀑布处显得很小。之前从斜坡坠下,尚有山坡和树木相阻从而减缓势头,此刻却是垂直落下,莫离感觉身体在水中完全不听使唤,急速下沉。而这瀑布之下,竟比寒潭还深。他心中无奈,看来终究在劫难逃。

  就在莫离心灰意冷之时,其背后短剑竟再次传出一股凉意,席卷其全身,使得下坠的势头猛然止住。

  莫离感觉全身说不出的舒爽,正沉浸其中,那股凉意却消失了。“咳~”他完全没有准备,呛了一口水,很难受,急忙屏住呼吸,奋力上游。

  “呼呼~”莫离冲破水面,大口吸气,同时伸手摸向背后和腰间,片刻后放心:“都还在!”再不耽搁,他选择一个方向快速游去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他感觉自己都快没力气时,却隐约看见不远处似有河岸,欣喜间集中最后一股力气,奋力前行。

  “啪~”莫离一条腿搭上岸,翻身躺下。此处雾气全消,阳光明媚,照在眼中,却暖于心间。

  半响,他匆匆坐起,取下短剑,将剑身抬于阳光下,只觉得此剑比平日更亮,除此再无不同。他虽笃信此剑有问题,却说不出任何理由,只好将此事搁下,留待回家向父亲请教。

  他起身望向陆地一侧,发现前方不远有一处官道,却没有任何标识,不知此处乃何地。

  正发愁如何归家,却见官道扬起灰尘,一名大汉骑马奔来。他心中一喜,急忙抽回短剑,来不及捆绑便冲向官道。

  官道。

  大汉忙着回去复命,却在拐角处看见一名衣衫不整的少年,手持利器向他冲来。他吓了一跳,即刻止住马匹,翻身跳下,从马鞍一侧抽出一柄弯刀,接着将刀锋对准少年,面露警惕。可大汉看着看着,竟觉得眼前少年颇为熟悉。

  莫离冲至,观大汉持刀相向,便是一愣。随即用目光打量大汉,见其腰间木牌,竟哑然失笑。大汉一头雾水,却大声道:“流浪少年,你笑什么!”

  莫离闻言,慌乱整理一番衣衫,接着对大汉抱拳,问道:“大叔可是付老门下?”

  大汉一愣,接着点点头,似想起什么,从马鞍抽出一张纸条。他打开后对照眼前少年看了数次,惊喜道:“你可是莫离?”

  莫离点头,大汉冲上去一拍他肩膀,怨声道:“你小子可让我等好找!这一夜跑哪里去了?”

  莫离却不作答,反而焦急道:“还请大叔速速送我归家!”

  大汉见莫离神色慌张,不知发生何事,却不追问,很快便答:“好!这便随我上马!”

  二人不再废话,骑马飞奔而去,只在官道留下漫天尘土。

  莫府,破败院落。

  “咳~咳咳~”莫西风咳得更厉害,看得身旁众人焦心不已。

  突然,莫西风紧闭的双眸猛然睁开,直瞪屋顶。莫闲见状,冲至床前,唤一声老哥,却见莫西风毫无反应。于是他伸出右掌放于莫西风眼前,接着不住晃动,可莫西风眼睛却丝毫不眨。

  正不知如何是好,大夫却从旁取来一根银针,直直插入莫西风头顶,随即示意众人退开。

  大概过了三息,莫西风突然全身颤抖,左手抓紧床沿,侧身向前,吐出大口黑血,接着再次瘫倒,不过此时其眼珠却有了色彩。

  “老哥!你终于醒了!”莫闲急忙上前抓住莫西风手臂,惊喜道。

  可莫西风愣了半天,才将头转过来,开口第一句便是:“莫离呢?”

  众人尽皆沉默,而莫闲更是数次变换脸色,最后下定决心,凑近莫西风耳旁小声道:“莫离去紫阳山脉给你采摘疗伤药草,看这时辰,应该快回来了吧!”他说这话时,眼神飘忽,只期盼莫西风不知此地凶险。

  可莫西风混迹钟离城这么多年,怎会不知紫阳山脉底细?一时急火攻心,又一口黑血喷出,他直盯莫闲,双目喷火:“胡闹!”说完,竟晕了过去。

  “老哥!”莫闲一声惨叫,却被大夫拦下:“病人并无大碍,应是怒上心头,且让他休息片刻!”

  莫闲不忍见莫西风惨状,冲了出去,来到破院中间,双手高抬,仰天怒吼:“贼老天,你把莫离弄哪里去了!快给我还来!”

  “二叔莫慌,孩儿这便来了!”正在此时,那熟悉的略带稚气的声音响起。

  莫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双眼直盯大门,却听砰一声,大门被重重推开,一名身着破烂衣衫的少年冲了进来,而这少年正是莫离。

  莫闲激动中冲向莫离,将莫离牢牢抱住。

  “二叔,快松手,我快喘不过气了!咳咳~”莫离声音有点嘶哑。

  莫闲急忙松手,却见莫离面色如常,知晓这滑头又戏弄自己,便训斥道:“你这整整一日跑哪去了?瞧瞧你这身打扮!”。

  “二叔,你看!”莫离却不答,匆忙解下腰间布袋,取出一株化阴草,递向莫闲。

  “这...这是...”莫闲结巴,接着便抓起化阴草,头也不回得奔向里屋,口中大叫:“太好了!老哥有救了!”

  莫离忧心忡忡,自是跟随进入。

  又过一个时辰,莫离等人给莫西风喂完药,将其放下,接着众人来到桌前。

  “大夫,我父亲伤势怎样,能否痊愈?”莫离见父亲久不转醒,心急发问。

  大夫摇头叹气,欲言又止。

  莫离等人心中咯噔一下,还是付老定了定神,说道:“大夫请明言!”

  莫闲二人相看一眼,随即附和:“对,还请明言!”

  “那小老儿便直说了,也不枉少侠一片苦心!”大夫看向莫离,接着道:“化阴草确实药效神奇,可令尊伤势拖得太久,那股阴毒气劲在其体内横冲直撞,已伤及多处经脉。而化阴草仅有化解气劲功效,却并无修复经脉之用。”

  说到这,大夫顿了顿,深深看了莫离一眼,又继续说:“据我观察,令尊伤势怕是只能治好一半!”

  “什...什么!什么叫治好一半!”莫离用力抓住大夫的手,急切追问。

  大夫怎样都甩不掉,只好忍着剧痛解释道:“少侠切莫心急!不出意外的话,令尊很快便会醒来,只要细心调养一番,今后定能生活如常。”接着,他又摇摇头:“只是令尊浑身武力将大半无用,他浑身经脉破损,勉强催动或可使出一半,却会疼痛难忍!”

  莫离听完这番话,并不死心,他松开大夫的手,从布袋中抓出剩余两株化阴草,递到大夫面前,追问道:“是化阴草太少了吗?我这还有,这还有啊,求大夫救救父亲吧,他不能失去武艺,那可是他的命啊!”他说着说着,相貌变得有些狰狞。

  可大夫依然不住摇头,并不回话。

  一时间莫离不知如何是好,楞在当场。

  付老和莫闲听得真切,见莫离此状,不由心疼。

  过一会儿,莫离竟抬手不断抽打自己脸颊,状态疯癫,嘴里叨唠着:“都怪我,都怪我,要是再跑快点,兴许父亲就不会如此!”

  莫闲吓了一跳,急忙制止莫离,可莫离如同魔怔,任凭莫闲使出浑身解数亦无用。

  付老在旁看到这一幕,叹息一声,突然抓住莫离手腕,咬牙切齿道:“这事却不怪你,要怪也应怪伤西风之人!”

  这话如同救命稻草,让莫离全身怒气找到了宣泄口,他停下手掌,捏成拳头,朝着桌子重重砸下,接着站直身子,望向付老,眼中寒芒闪过:“您说的对!冤有头债有主!”

  莫闲在旁盯着怒发冲冠的少年,竟觉得有几分陌生。

  (http://www.2mcn.com/html/book/22/22684/516131085.html)
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2mcn.com。顶点稳定ag游戏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mcn.com